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维勇】明亮的心 04

更新不会太快,文章也不会很长,最后是好结局。



4.凯恩

“早上好,先生。”维克托一边料理着院子里的植物,一边向匆忙走过的上班族问好。他哼着小曲,把几盆多肉搬到室外晒太阳,突然,他感到了一股视线。哪怕维克托看起来像是个只会坐吃山空的富二代,深刻在他身体里的敏锐和机警还是会做出最忠实的反映。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摆好花盆,又直起身来像是巡视领土的国王一般安静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然而那股视线却消失了。

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摇着头推开图书馆的木门。“可能是路过的野猫吧,”他对自己说,“我想多了。”

这一点小小的烦忧可打扰不了维克托的好心情,现在不管向维克托请教什么恋爱问题,他都可以拉着你讲上三天三夜。这个身陷爱情中的斯拉夫男人每天都过得充实又甜蜜,上午侍弄花草,向偶尔路过的行人展示他的迷人微笑;下午整理书架,给他可爱的恋人准备咖啡和甜点,然后靠在某个软沙发上,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打个小盹。

勇利每天都会出现,他总爱趁维克托打盹时偷溜进来,藏身在那些高大的书架间,等着撞见店主人睡得迷迷糊糊的蓝绿色眼睛。他们总会拌几句嘴,互相点评几句对方的读书品味,然后喝着咖啡坐在一起,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书中。等到晚霞完全溜走,街上亮起银白色的灯,勇利才会站起身把书放回原处,跟维克托来一个离别的吻,又在维克托的目送中消失在傍晚淡蓝色的空气里。

维克托内心的雀跃催促着他睁开了眼,靠在椅背上,维克托一眼就看到了倚在柜台前面的勇利,他一手撑着柜台,一手举着一本书,微微低着头,细碎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他温柔的目光。

维克托摆弄了一下刘海,又整理了一下领结,才向勇利走去。他靠在勇利身边,嘴巴凑近勇利的耳朵,低着声音道,“今天怎么在这里?”

“维……维克托!”勇利似乎被吓了一跳,他的整个耳廓都红了,身体向一边侧了一下,又挪回了维克托身边,他低着头小声嘟哝着,“不要吓我啊。”

维克托吻了一下勇利的额头,伸手环过他的肩膀,轻轻地拍着,“我错啦!”收获了勇利无可奈何的微笑,他又继续道,“你在看什么?”

“普希金。”勇利低着头,捏着诗集的封面,深吸了一口气,“维克托,我有事想跟你说。”

维克托垂着眼,“什么事?”

“我这两个月都不会过来了。”勇利道,“要去国立博物馆当讲解员,跟几个同学一起。”

维克托低下头,把脸埋进了勇利的肩颈,闷闷地哼了一声。

“你生气了吗?”勇利慌张道,“对不起啊,这是学校的规定所以……”

维克托觉得心里有点气,又有点寂寞,对他来说,勇利不在的每一天都只是孤独的复制品,只有他们一起的时候,维克托才能重新感受到被人在意,被人需要的幸福。他在勇利的肩窝蹭了几下,手臂环住勇利的腰,“我会想你的。”

勇利握住维克托环在腰侧的手,“我也会想你的。你可以写信给我!我把地址留给你,抱歉我不用手机……”

维克托抬起头来,“你会回信吗?”

“当然!”勇利费力地在维克托的怀抱里转了个身,把普希金诗集塞给维克托,又伸长手臂够到了柜台上的纸和笔。两个人像是连体婴儿一样,一起挤在柜台边上,勇利一只手扶住快要从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一只手在维克托淡金色的卡片上写着地址;而维克托压在勇利身上,举着普希金的诗集,悠闲地看了起来。

勇利转过身来,眯着眼睛把卡片塞进维克托胸前的口袋里,然后两只手抱着他的腰,两个人额头碰着额头。

维克托把书放在了柜台上,也环住了勇利的腰,他盯着勇利眼中的自己,道,“你要讲解普希金吗,勇利?”他让自己的声音低下去,带着点鼻音,比平时更显得性感迷人,用俄语说道,“‘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是这样吗?‘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有了神往,有了灵感,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是这样吗?”

勇利脸红成一片,他抬起头碰了碰维克托的嘴唇,“《致凯恩》,也许会吧。但是我读它的时候,脑海里只有你。”

维克托笑了起来,蓝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光,他低着头与勇利交换了一个缓慢又深情的吻。

——所有关于爱情的文字都会在恋人的眼中真正活起来,这难道不是爱的魔法吗?

然后两个人都端着咖啡窝在一起,点评起普希金的诗歌,偶尔用诗里的句子开个玩笑,又笑作一团。太阳慢慢落下,橙色的霞光做了简短的告别,勇利从维克托怀里爬了起来,“我该回去了。”

维克托露出悲伤的神色。

勇利看着他,“如果你愿意给我一起出去散个步……”

维克托立刻坐直了身体,“然后把你送回家?”

——当然可以。维克托握着勇利的手,停在了某个路灯下,面前是一个五六层楼高的老式公寓,离维克托的图书馆并不近。

“那儿就是我家了。”勇利拉起维克托的手,指向某扇暗着的窗户,“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好像有点沉默。”他挠了挠脸颊,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抿着嘴唇给了勇利一个拥抱,他拍了拍勇利的后背,“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开始想你了。”他扶着勇利的肩膀,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快上去吧,别忘了回信啊。”

勇利凑在维克托脸颊上啄了一下,“一定会的!”然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淡蓝色的夜色中。

维克托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他竖起风衣的领子,心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几乎要丢掉他一直以来高贵优雅的言行,在夜空下大步奔跑,高声呼喊,“那是监视的目光!他们找到我了!!”

他的心里突然只剩下了一句话——逃走吧,逃走吧!带着勇利逃走吧!


评论
热度(9)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