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维勇】unKISSable

老维变成青蛙的paro,跟基友开脑洞的产物。没头没尾,一切不合理都请用“这里是俄罗斯”(什么)解释。另外老维我真的对不起你……把你写成了青蛙qaq

 

请轻点打。

 

 

勇利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宿醉,他忍着想吐的感觉睁开眼睛,脑子还迷迷糊糊的。他伸出手来检查了头顶、脸颊和后背,没有可疑的比基尼内裤,也没有马克笔的痕迹——一切正常。勇利嘴里哼了几声,翻了个身摸到了眼镜,然后带着眼镜坐起身来。视线清晰的那一瞬间,他浆糊一样的脑子也跟着清醒了起来:维克托不在。

这已经是他们在圣彼得堡同居的第二个年头,虽说自己不应该再表现的这么缠人,但宿醉起来却找不到维克托这个现实还是让勇利感到了一阵泄气。

“难道我又做了什么丢人的事吗?”勇利拿起手机翻起了SNS,挠着头走到了客厅,被一只棕色的巨型贵宾围住了。

“早上好啊玛卡钦,”勇利蹲下身子抚摸着它的后背,“维克托没有带你去跑步吗?”

玛卡钦呜咽了几声,抵着勇利的腿,将他向门口推去。

“想让我带你出门吗?”勇利道,“不过要等一下哦,我先去洗个脸,还要找到维克托。”

这么大个人了还玩失踪,维克托这个笨蛋。

 

勇利微微低下视线,其实昨晚自己是故意想要喝酒的,这样才能鼓起勇气问维克托一个问题,一个重要的问题。在外界看来,他们似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爱侣,自从16-17赛季的中国杯之后,他和维克托一起倒在冰面上之后,两个人一直都是腻腻歪歪的小情侣的样子。

但只有勇利才知道,维克托从来没有亲吻过他,也许像教练亲吻学生一样亲吻过他的额头,也许像好友一样亲吻过他的脸颊,也许像任何一个收到戒指的未婚夫一样亲吻过他的手指,也许像是只有身体关系的伙伴一样亲吻过他身体——只有一处,维克托从来没有触碰过。就算是被媒体大肆报道的,在中国的那个吻,也只是快速的擦过了脸颊而已。

而且就在几天前,勇利还意外偷听到了尤里和维克托的谈话。

尤里和维克托靠在冰场边,尤里瞪着维克托,啧道,“所以就决定是那个猪排饭了吗?”

维克托眯着眼笑了起来,声音都变得柔软了,“当然啦,我们已经订婚了哦。”

“猪排饭居然没起疑心?”尤里脱下冰刀套,“老头,你可千万记住了!要是你亲了他,或者他亲了你,我可不负责善后!管好你家猪排饭!”

维克托柔顺的银发遮住了他的表情,而勇利只能呆站在阴影里,默默看着自己未婚夫的背影,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

 

“咦?玛卡钦,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去尤里奥家啊?”勇利跟在棕色贵宾身后,看着它熟练地跳起来,摁响了尤里宿舍的门铃。

“啊?谁啊,一大早的……”尤里的声音由远及近,嘴里还大声嚷着俄文。

“尤里奥,是我。”勇利让玛卡钦蹲坐下来,免得吓坏了尤里家的猫。

“哈??猪……胜生勇利!”尤里大喊了起来,“你给我等着!”

然后勇利便听见了一阵仿佛能把地板跺穿的脚步声,还有几个模糊不清的俄语单词,什么“卧槽”“你出来”之类的。

勇利脑中早就脑补出了好几个剧本,均是以悲剧收场的那种,他几乎是想立刻转身离开,但是坐在原地稳如泰山的玛卡钦用它深色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勇利,耳朵和额头轻轻蹭着勇利的小腿。

“喂,你进来吧。”尤里开了一道小缝,一把将勇利和玛卡钦拉了进来,又弓着身子锁好了门。

尤里的宿舍跟普通俄罗斯青少年一样,杂物扔的到处都是,然而还是有一样格外引人注目的东西,端坐在尤里家里的矮茶几上。

——是一只青蛙。

勇利与它四目相对,莫名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也觉得自己疯了,但还是张开了嘴,小声道,“维克托……”

 

“什么?!”勇利吃惊的叫出声来,原本正趴在勇利腿上的青蛙一跃到了玛卡钦的头顶,而尤里则端着他的咖啡靠在旁边的门框上,皱着眉头盯着勇利身旁的豹纹靠垫。

“尤里奥,你是说,”勇利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尤里奥,艰难又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维克托变成了青蛙?”

尤里应了一声,又喝了一口咖啡,“混蛋,我都解释两遍了!维克托中了诅咒,如果跟真爱接吻的话就会变成青蛙!”

“这怎么可能呢,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尤里奥掂了掂手里地油纸包,向他扔了一大块列巴,在听到勇利的喊疼声之后满意地哼了一声,“确认不是梦了吧?这里可是俄罗斯。”

——什么都可能发生。

“现在赶紧吃了早饭,然后去找雅科夫!”尤里道,“可恶的老头子,只会给我们找麻烦。”

勇利伸出手来,让维克托呆在他的掌心,眼睛红红的,“对不起,维克托。一定是我昨晚……对不起,害你变成这个样子。”

往常的维克托会怎么样呢?他肯定会紧紧地抱住自己,刘海软软地落在自己的肩头或者后颈,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后背,“没事了,勇利,没事了。”

勇利把维克托举到自己眼前,“我一定会让你变回原状的!”

 

结果雅科夫也只能试着联系些灵婆之类的,先让勇利带着维克托回了公寓。

“维克托,我们再亲吻一次,会变回去吗?”勇利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身旁摞了厚厚的资料。

 “看起来不会呢。”

“那……真心的告白呢?”勇利努力回想着之前看过的童话,“维克托,我爱你。”

“啊!好害羞,不对,这也完全没有变化啊。”勇利捂住了自己的脸,“维克托我该怎么办啊……救救我啊。”

 

“维克托……”

勇利知道自己在梦中,因为现在只有在梦中才能够看到如此清晰又美丽的维克托,“对不起,都怪我。”

“勇利,不要哭啊。”维克托环住勇利的肩膀,“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有错啊。因为我没有信任勇利,告诉你实情;而勇利也没有相信我呢,好伤心哦。”

勇利抱住维克托,脸陷在维克托温暖的肩窝里,闻着维克托身上好闻的气息,声音闷闷的,“对不起,维克托,我不应该怀疑你的……”

“那么勇利现在愿意相信我吗?”维克托低声道,他慢慢推开勇利,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四目相对,“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维克托好狡猾,这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啊。”勇利声音有些哽咽,“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你呢,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当然愿意啦,”维克托拍着勇利的后背,“真是乖孩子。”

“好啦!这样我们之间就没有秘密啦!”维克托笑起来,抬起手帮勇利擦着眼泪,“勇利,你可以睁开眼睛啦!”

“等!等一下!”勇利拉住维克托的手,“我……我还向你隐瞒了一些事。”他低下头,脸颊微微泛红,“我偷藏了你几件毛衣……”

“wow!”

“还、还有,这个月偷吃了一次猪排饭,我是真的忍不住了,结果也不是很好吃……”

“勇利~”

“另外,我……”

“好啦!”维克托眨了眨眼,捧起勇利的脸,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了一个吻,又亲了亲勇利睁大了的双眼,“你看,已经没事了。”

“这是因为在梦里才……”

“现实里也是一样的,勇利不相信我吗?”

“维克托。”勇利拉住维克托的双手,闭着眼凑上前去,轻轻亲吻了一下,“我好想你……”

 

“嗨,勇利。”

“欢迎回来,维克托。”


fin.

评论
热度(27)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