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影日】【清水向】我猎到的龙居然是这么笨的生物怎么办?急,在线等 07

阅读注意:

1.小排球,影日主,ooc有 

2.连文不保证更新时间

3.不会坑不会坑不会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4.其他cp自由心证



06   前文戳戳戳ww

后文请戳08



Chapter  7

 

 

“喂,日向,你真的知道去音驹的路?”

 

相同的景色又一次从眼前略过,影山的脸色又黑了一分。

 

“怎么可能不知道嘛,连自己的马都能吓走的黑脸王子跟着我走就对了!”

 

“笨龙日向你说!到底是谁把马吓跑的?!”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几个小时前。

 

“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吧。”菅原从空间袋中摸出一个小小的圆形木片,递给日向,“这是驯龙人猫又送给我的信物。找到他,他会帮助你的。”

 

“哦哦哦!”日向接过木片,将它举过头顶。

 

圆形木片上雕刻着一个面带煞气的野猫,微微眯起的瞳孔仿佛在审视着每一个与它对视的灵魂。

 

……研磨。

 

日向难得安静下来,只是出神地盯着那木片。

 

“喂!别发呆了!快道谢啊!”影山怒极反笑。

 

“妈呀影山你别笑了,好吓人!”日向收起木片,“谢谢您,神官大人。”

 

菅原若有所思地看向日向和影山,微笑道,“被影山欺负的话告诉我就可以了。你们两……一人一龙在外面要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哦。”

 

“那个,”影山举手,“请问这是小学生春游前的家长叮嘱吗?”

 

对啊。在场的骑士们都默默点头。

 

“菅,我把马牵来了。”东峰走上前,身后是一白一棕两匹马。

 

“小白!”影山想起了刚出王城没多久就被自己抛弃在森林里的马,连忙跑过去。

 

“哈哈哈影山你真的是白马王子啊!”日向忍不住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闭嘴!”

 

可怜的小白和……小棕在影山王子的黑脸攻击和日向火龙的无形压力下瑟瑟发抖,只想逃跑。

 

“小白你不要躲我。”影山道。

 

“明显是你黑着脸把他吓到了吧,看我的。”日向微笑着逼近小白。

 

小白使出全身力气挣脱了身边骑士的控制,长鸣一声,全速向森林深处奔去。身旁的小棕也算是不辱使命,在众目睽睽之下,蹄子一软……晕倒了。

 

“……”

 

所以现在,日向和影山只能靠双脚走出森林了。

 

影山第三次在树丛旁翻到自己刻下的标记,感觉有点绝望。

 

“应该是这么走啊……不过我原来都是用飞的,可能角度不一样会走错路吧嘿嘿。”日向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谢绝菅原引路的是自己,声称“回家的路我还是知道的”也是自己……结果现在却成了这样。

 

“嘿你妹啊!我们现在怎么办?”影山心塞道。

 

“能补充魔力的话就可以飞出去了。”日向提议道。“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肉包呢……”

 

“睡觉不是也可以补充魔力吗?你睡一觉不就好了。”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啊。龙也不是每天都需要睡觉的。”

 

“……”

 

影山更心塞了:买不到肉包就不能从森林中出去,不能从森林中出去也买不到肉包。多么美妙的死循环啊!

 

“影山!”日向突然激动起来,皱着鼻子道,“肉包的香味!你闻到了吗?”

 

影山深吸一口气。清新的林间空气中混了一丝淡淡的咸香味。

 

“请问,你们认识去乌野王城的路吗?”一个声音伴着肉包的香味从一人一龙的身后传来。

    

问话的是一位抱着一纸袋的肉包的年轻人,那人带着圆框眼镜,戴着尖帽。

 

“肉包!”

 

影山很清晰地听到了日向咽口水的声音,他又很清晰地看到日向朝那年轻人怀中全速扑过去的残影,“笨蛋!干什么啊快回来——”

 

年轻人只感觉自己的视野一晃,然后一个橙色的残影便停在了自己眼前。

 

“你……你要干什么?!”

 

“能分我一个肉……啊影山你……”

 

影山一个箭步冲过去拖走日向,再摁着他鞠躬道,“这位先生,失礼了!”

 

“没关系的。”年轻人好脾气地笑了笑,把纸袋递给日向,“不要客气,请用吧。”

 

“好人啊——!”日向流下了热泪。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武田一铁,是吟游诗人。受人所托要将这封信交给乌野王国的影山王子。”自称武田的吟游诗人笑道,“你们知道去王城的路吗?”

 

影山道,“我就是影山。”

 

武田似乎不太吃惊,“你与那人给我的画像很像,我相信你。”他将一张用羊皮纸写就的信交给影山。

 

日向嘴里叼着肉包,凑过来和影山一起看信。

 

影山展开羊皮纸,是令他怀念的,属于乌养老师的字迹。缭乱,却蕴含着一股必胜的力量。

 

“殿下,来人可信。目前在下正在罗赫山脉调查一条黑龙,亦是受来人所托。此龙为害人间已有千年,希望殿下能用它的头颅和宝藏带给乌野荣耀。驯龙人乌养系心。”

 

“这条龙,我听说过。”日向低着头,语气中透着担心,“他贪婪又暴虐,不但喜欢吃掉人类,还会……杀掉年轻的小龙,霸占它的宝藏。可是他有两千五百岁,战无不胜,要取下他的头颅,连龙都很难做到。”

 

——他是龙族的噩梦。

 

影山侧头看了一眼日向,犹豫了一会儿,抬手揉了揉他的橙发,“我们会赢的。先去音驹解除你的诅咒。”

 

“刚才这位小兄弟说的不错,黑龙极难对付。我正好要去音驹请求驯龙人猫又老师的帮助,既然同路,不如同去?”

 

日向和影山互相对视一眼,“好。”

 

武田扶了一下眼镜,又从背后的包袱里拿出竖琴,虽然感觉有点羞耻,但还是轻声吟唱起来。

 

“哦!风,风,风,笑眸中溢出轻柔爱意的可人儿。你可否记起你我同心的日子啊,你可否融化我的心。啊,带我走吧,我的维纳斯女神!”

 

记忆中只有一阵柔和的风拂过面颊,三人便稳稳地站在了音驹的王城中央。

 



“……翔阳?”

 

 

TBC.



PS.最后小武的诗是窝自己瞎编的没有啥出处,不过本来想用济慈的夜莺颂来着www

评论
热度(33)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