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Q薰嗣小段子

迟到了一个周的生贺, @二缺实验室 生日快乐!!Bon anniversaire!!

薰太苏了……好难写啊……

驱魔师paro,食用请注意(鞠躬


这是一只妖。

小巷里,碇真嗣一路后退,直到后背顶上了灰白的墙壁,再也无路可退。

面前这庞然大物没有一个固定的形状,像一滩十年份的大鼻涕,身上又五彩斑斓的,闪着荧光。它停在碇真嗣面前,从鼻涕中迅速分出一条大缝。那鼻涕缝迫不及待地挤到碇真嗣的面前,端详了一会儿,突然尖利地大叫了起来。

碇真嗣紧紧地扣住身后的墙壁,才不至于一屁股坐到地上。他颤颤抖抖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又颤颤抖抖地喂到鼻涕面前。

“啊——!”他大喊一声,正要用小刀和这摊鼻涕肉搏一番,鼻涕却在他面前突然爆炸了。

四散的粘液糊了他一脸一身,碇真嗣好不容易清理干净,才看到了巷子那端安静站着的少年。

少年穿着和他一样的校服,左手拎着一把长剑,右手举着手机,居然拍起了照。

“那个……”碇真嗣不好意思地开口道,“谢谢你,救了我。”

“嗯?”少年看了一眼碇真嗣,笑起来,又一步一步地向碇真嗣走来,“抱歉的是我们,把你卷进这种事来。”他打量着碇真嗣,“我们是同一所学校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碇真嗣没来由地脸红起来,小声道,“碇,碇真嗣。”

“很高兴认识你,真嗣君。”少年向碇真嗣伸出手,“我叫渚薰。”

碇真嗣连忙把手上的粘液蹭在身后的墙壁上,“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渚君。”

“叫我薰就可以了,真嗣君。”渚薰道,“真嗣君是普通人吧?那么我要做一些小小的善后工作。”

“薰……薰君,”碇真嗣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从制服口袋里又摸出来一张藏蓝色的卡片,递给渚薰,“其实我也是……驱魔师。”

“看到你的姓,我应该猜到的。”渚薰低头检查了这张司令部准入证,又把它还给了碇真嗣。

“跟我爸爸没有关系。”碇真嗣别别扭扭地回答道。

 渚薰一把揽过碇真嗣的肩膀,“好啦,真嗣君,我们一起回司令部吧,你也可以换一下衣服。”

“诶?!”碇真嗣脸红着看着自然而然搂着自己肩膀向前走的渚薰。

——这个人……太热情了吧?


评论(2)
热度(16)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