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维勇】明亮的心 01

更新不会太快,文章也不会很长,最后是好结局。



1.小王子

在圣彼得堡市的某个角落,开着一家图书馆。

我们也不确定是否能用“图书馆”这样正式的称呼来称呼它,毕竟在外人看来这里也只不过是个随处可见的民居罢了,不算破旧,也不精致。屋外围了一圈矮矮的篱笆,木门虚掩着,挂着一块儿形状粗糙的牌子,上面却用花体刻着“B612”这样语焉不详的字符,也说不清是拒绝还是欢迎——若不是心思细腻又热爱思考的人,绝对不会将此处与一家营业中的图书馆联系起来,更不必说进去体验一番了。

好在图书馆的主人也并不常为客人和营业额烦心,他是个好看的斯拉夫男人,身材修长,哪里都长得恰到好处——个子高一分便有了压迫的气势,少一分又缺了贵族的优雅;肌肉多一分便显得粗莽,少一分又显得文弱。他淡银色的头发细细地映着阳光投下来的光,柔顺地垂下来,半遮在蓝绿色的眼睛上,鼻尖因为寒冷而泛着红晕,连同脸颊上的红晕一起,都被斯拉夫人过白的肤色忠实地表现出来了。

此时他正支着手臂,背靠在某把深棕色的软沙发上,手里捧着本小说或者诗集,一副绅士做派。他的工作就是经营这家图书馆,或者说,坐在沙发上阅读,有时哼点小曲,偶尔照料花草。

他就是故事的主人公,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维克托正在整理昨天被自己翻乱的欧亨利小说集的时候,挂在门口的铃铛第一次真正的响了起来,并不是因为掠过的风雪或者偷跑的松鼠,是为第一位来客而响了起来。

维克托立刻跳下靠在书架上的矮梯,三步并作两步地移到门口,整理好领结,又拍了拍落在肩上的灰尘,嘴角弯起来,细看像是个可爱的心形。

他的眼睛里闪着亮光,友善地打量着刚刚进门的客人,他清了清嗓子,声音也是悦耳的,“欢迎光临,我的客人。”

他的小客人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毛线帽、口罩、冲锋衣、围巾、手套和雪地靴,脸上还架着一副蓝框眼镜(当然因为温差起了白雾),把唯一露在外面的部分也毫不留情地遮住了——这副打扮在四月份的俄罗斯也过于夸张了,可能这是位怕冷的客人,维克托想到。

那位客人似乎被图书馆店员的热情吓到了,他后退半步,手忙脚乱的取下眼睛,露出了深棕色的眼睛;又把口罩拉到下巴,露出了一张典型的、属于亚洲人的脸庞。

维克托愉快地打了个响指,道,“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您需要什么书呢,或者只是过来坐坐?”他兴奋地引着客人向店里走着,突然回头眨了眨眼,“我先帮您把衣服存起来吧。”

那位客人已经重新带好了眼镜,正艰难的抱着围巾外套什么的,他不好意思地把财产小心地摆在维克托手臂上,半长的黑发毛茸茸的,凑在维克托眼前。他的脸颊上挂着红晕,眼神在维克托的眼睛和领结之间游移。他声音不大,还夹着外乡人的口音,“麻烦你了,店员先生。”

“叫我维克托就好。”眯眼笑着的店员收好了客人的衣物,停在柜台后面,蓝绿色的眼睛温柔地看向对面,“那么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面前的客人犹豫了好一阵,似乎在现场编造一个新的假名,或者在提前纠结要怎么纠正俄罗斯人的发音,而他终于还是说了个发音很简单的名字,“勇利,你可以叫我勇利。”

维克托也没有纠结这个名字的真假,即使这名字在俄罗斯并不少见,他笑道,“好的勇利先生,您要借书吗?或者来瓶伏特加,我们聊聊?”

勇利连忙摆手,他摇头道,“酒就不必了。”他偷偷打量着维克托,而维克托回给他一个大方的微笑,于是他继续道,“维克托先生,请问您这里有法语原版的《小王子》吗?我的作业需要它……而外面的书店都没有。我看到了您门口挂着的木牌,才想来碰碰运气。”

“当然了,”维克托自豪地眨眨眼,“看了木牌就知道,我这里最不缺的书就是《小王子》,各种语言的,我是说,哪怕您来自遥远的极东,也绝不会因为看不到家乡的语言而失落。”他用食指抵住下巴,想了一会儿,“来吧,勇利,我帮你找到它。”

勇利的眼睛里一下子多了光彩,像是星星一样闪烁着,他嘴角带着笑,跟在维克托身后,打量着这家图书馆里高入屋脊的书架和将书架塞得满满的藏书,忍不住感叹道,“太感谢你了,维克托先生,这里真的……太神奇了,就像是天堂!”

维克托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勇利,“没错,这里就是天堂!如果你也喜欢这儿,可以常来吗?”他不知为何对这位刚刚见到的客人产生了莫名的亲近感,“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我们可以一起看看书,说说话。”他轻车熟路地从某个书架上摘下了一本书,递给了勇利,“瞧,我想你要的就是这本。”

勇利安静地看着维克托,将那本《小王子》抱在胸口,笑起来,“当然了,维克托先生,我当然愿意来这儿和你说说话。谁会拒绝这样的图书馆呢?”


评论
热度(21)
  1. 噗咚略略略 转载了此文字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