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韩叶小段子D

突然被怂恿写老叶的生贺……就,把以前写过的翻出来续写了一下。

好久没写韩叶感觉十分ooc(捂脸

祝叶修生日快乐w


寒冬腊月里,又是个聚风的山坳,鹅毛般绒绒朵朵的大雪在半空中织成羽席,正纷纷扬扬地往叶修身上压。

不得已,叶修撑起了他那把宝贝千机伞,空下来一只手紧了紧系在身上的大氅。

他呼出一口热气,瞥了眼今天刚搭上伙的同路人,道:“老韩,你不冷啊?”

同路的这位壮士在这毫无逻辑的天气下仍然打着赤膊,一身肌肉全纠结在外面,只在胸口套了件经典的红色短马甲,怕别人不晓得他是拳法家似的。

韩文清一脸严肃,“不冷。”

叶修冻得不想说话,只半死不活地哼唧了一句,“呵。”

到底是才搭上伙,两人也无甚话可说,又走了不少时候,才望见了一片顶着袅袅炊烟的小瓦房。

叶修收了伞,又看了眼天,道,“不早了,在这儿歇一晚吧。”

韩文清也抬头看了看天,又扭头看了看叶修,半晌,道,“我记得你,叶秋。”

叶修笑笑,“韩掌门,想不到你年纪大了,记性倒还不赖啊。”

“你果然就是叶秋!”韩文清怒火中烧,一记直拳挟着风雪毫不遮拦地向叶修袭去。

叶修立刻跳开,泛着冷光的伞尖直指韩文清,嘴角没了笑意,眼神却还是平淡的,“几年不见,韩掌门的脾气还是这么火暴,来打一架?”

韩文清没有回答,他躲过千机伞的攻势,疾步冲到叶修身旁,寻到对方的弱处便是几拳。

叶修将大氅糊在韩文清脸上,跳到韩文清背后,将伞尖打着旋送到韩文清后颈。

韩文清似乎是背后长了眼,他先是背手阻拦住角度刁钻的伞尖,又转身拉住千机伞,跟叶修较起劲来。

叶修啧了一声,竖起伞柄拉近跟韩文清的距离,眯着眼,道,“小心下面。”

韩文清转头绕过了叶修嘴里吐出的热气,听此一言不得不多个心眼,他盯着叶修腿上的动作,难免分心。他瞅准机会躲过对方的扫堂腿,却没制住叶修手上的攻势。

叶修迫使韩文清松开了千机伞,绕到韩文清身后挟住了他的脖子,用千机伞的伞尖抵住。他腿上绊了韩文清一脚,两人一起仰面倒在了雪地上。

韩文清躺在一团软绵绵的雪上,耳边是叶修低低的笑声,他愣了一下,然后叹着气想站起来,然而叶修仍挟着他的脖子,并用了劲把他拦在地上。韩文清道,“怎么?没打够?”

叶修答,“没躺够。”他举起千机伞,在两人眼前慢慢转着伞面,“听说你一直在找我?”叶修的语气里没有韩文清想要的情绪,惊讶、愤怒、讽刺,感动、感叹、感谢;他也不为确认什么,纯粹是问问而已。

韩文清偏着头看了叶修一眼,用了巧劲挣脱叶修的束缚,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道,“怕你死了,少个对手。”他拾起被雪埋了个七七八八的大氅,毫不客气地扔在叶修身上,“想躺就躺着吧,冻死活该。”

叶修抱着大氅,弯了弯嘴角,也站起来,道,“走,去前面那屋里避避。”他拍了拍韩文清的肩,“你就不好奇这几年我过的怎么样?”

韩文清拍下了叶修的手,低头道,“看你也没缺胳膊少腿,或者被人药成弱智,应该过的不错。”

叶修用千机伞戳了一下韩文清,“老韩,嘴变毒了啊。”

韩文清哼道,“拜你所赐。”

叶修被噎了一下,他也不是个话痨,没有接话的天赋,也琢磨不出韩文清话里的逻辑,只好闭了嘴。两人并肩在大雪中默默走着。

“叶秋。”韩文清突然道。

叶修回了个音。

韩文清也不看着叶修,只是自顾自道,“当年我也不知你跟冯盟主起了什么事端,等消息传到我这时,你已经没了音信。”

叶修看着韩文清,“我一个散人,能有什么事端,又需要什么音信。就换了个名字,跑路了呗。”

韩文清瞥了一眼叶修,“换名字了?”

“叶修。”

韩文清也跟着念了一遍,“叶修。化名?”

叶修道,“真名。”

两人又都闭了嘴,仿佛这么多年没见,也没什么好补的话。不过两人原本也只是机缘巧合中交过几次手,哪怕被江湖上千百张嘴传成了不共戴天之仇,心里也都只存了一点小小的留意罢了。

千言万语,都被掩在了雪中。

“行了,”叶修挑了一下千机伞,指着面前的小瓦房,“今晚先凑合着,等明儿雪停了,我们还是分头走吧。”

韩文清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地看着叶修。

小瓦房里只有个耳背的老妇,看着韩文清一脸恶霸样,身后还跟了个抄着家伙的小弟,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两人就这么留宿了下来。

翌日,韩文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正巧对上了叶修亮晃晃的黑眸子。

叶修后退一步,“韩掌门,你真的连睡觉都苦大仇深地皱着眉啊。”

韩文清不搭理他,直道,“你要走了?”

叶修点了点头,他看到韩文清眉间加深的纹路,突然补道,“其实你……你跟着一起,也不是不行。”

韩文清心里一震,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只觉得此时此景,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


评论(1)
热度(23)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