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维勇】明亮的心 03

更新不会太快,文章也不会很长,最后是好结局。



3.夜色

维克托靠在临窗的软沙发上,腿上摊着巴尔扎克的《幽谷百合》。他已经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重看这几个法国佬和英国佬的三角恋,等他终于回过神来,侧过头打量窗外时,才注意到清透的灰蓝色天空和留在上面的几缕红霞的余晖:这便是夜的序曲。

——今天勇利不来了吗?

维克托寂寞地想着,他的小客人可不爱常来,有时整整一周都见不到人影。每当这时,维克托心里总会变得空落落的,好像院子里花朵的颜色都变淡了。维克托从来不怀疑自己这二十几年都过的富裕悠闲、自由自在,但是只有勇利所带来的鲜活的、温暖的生活气息才能真正照亮他的心脏。不过好在他跟勇利之间似乎有什么神奇的心灵感应——虽说也不是每次都灵,但在他心里希望勇利来的时候,勇利总会真的出现。

比如现在,哪怕晚了一些,维克托仍然赌气地想着,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存在心灵感应,勇利就应该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然后维克托倚在门口,侧耳留神铃铛的任何声响——直到自己空空的肚子打灭了他最后的期盼。

“好吧,去他的心灵感应。”维克托披上风衣,戴好手套,锁上店门,“我应该早点去超市里买好伏特加,再回去热热那些炖肉和罗宋汤,而不是在这儿自顾自地做梦。”

虽说有点小小的失落,维克托的心情仍是轻快的,他哼着不成曲的小调,手指抵着下巴,正在超市的货架前弯着腰仔细挑选着他的宝贝伏特加,面前的推车里还放着些腌菜和水果。

维克托突然听见了熟悉的,曾在几个安静的下午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呼吸声。他立刻直起身子打量着四周。

“嗨,维克托。”勇利怀里抱着一小盒生鱼片和几听啤酒,靠在摆满了伏特加的货架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对着维克托笑了笑。

——哎呀,心灵感应在这儿呢。

维克托暗自骄傲了几秒,原本时刻都很轻快的心更像是要飘到云端,他毫不收敛地散发着自己的魅力,揽住勇利的肩,“好久不见!勇利,最近过的怎么样,想我了吗?”

勇利眼睛看着维克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脸红到了耳根,他清了清嗓子,“还是老样子。而且我们才三天没见啊。”

维克托努了努嘴,他往购物车里随意扔了几瓶伏特加,然后一手推着车,一手揽着勇利,蓝绿色的眼睛里闪着光亮,他道,“我正准备买点酒,然后回去吃饭。我做了炖肉和罗宋汤,勇利你来吗?”

“还是算了,”他听见勇利说道,“我已经买好了晚饭。”勇利艰难地展示了一下他怀里的啤酒和生鱼片,“也许下次……如果我们有时间……”

维克托眼神暗了暗,他的心里又来了一股莫名的失落,不过他还是很快调整了状态。他松开了勇利的肩,语气随意道,“那么,下次我可以正式的邀请你。”

勇利眯着眼笑了笑,“不过我们可以一起散个步,我是说……如果你顺路的话。”

维克托的脚步又轻快了起来,他将心里的失落用力扔了出去,“走吧走吧,我当然顺路。”

然后,他们手里提着袋子,沿着海岸线慢慢的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就像是已经认识了许多年的老友。夜晚的圣彼得堡泛着些许凉意,海浪拍击沙滩的声响混着汽车呼啸而过的引擎声,营造出一种奇怪的氛围,似乎是人间,又仿佛在桃源。海风擦着两人的脸颊轻巧地掠过,月光混合着街灯微弱的光芒,铺在粼粼的海面上,散在细软的沙滩上。

维克托侧过脸看着勇利,正巧勇利也侧过脸来看着他,藏在镜片后面的深棕色眼睛闪着光亮,像是另一个小小的月亮,用它微弱又清澈的光透进了维克托的心。

维克托突然赞同了巴尔扎克的笔触,的确,在这样的夜色下,我们不可能陷入不幸。

“这里让我想到了故乡的海。”勇利突然道,他转过头去欣赏这里的海景,“有时候,我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我还在长谷津。”

维克托从袋子里随手摸出一瓶伏特加,单手打开,喝了一大口,然后把那瓶伏特加递给勇利,“亲爱的,你想家了,喝点伏特加会有用。”

“我可不是俄罗斯人。”勇利嘴上抱怨着,但还是接过了那瓶伏特加,也喝了一大口,然后低着头咳了起来,“好辣……”

维克托笑出声来,他轻轻拍着勇利的后背,低头打量勇利微红的脸颊和眼眶。

“或者我们去沙滩上待会儿,假装这就是在你的故乡,和塞茨?”维克托尝试了勇利奇怪的发音,却让对方咳得更厉害了,“好吧好吧,我是说,这样会让你感觉好一些吗?”

勇利直起身来,搭着维克托的肩膀,眼角泛着水光,他哑着嗓子道,“那你的炖肉和罗宋汤呢,可不能让它们独守空房。”

维克托用手中的酒瓶画了个华丽的弧线,语气夸张道,“只要有伏特加,俄罗斯人就能够填饱肚子。”他向勇利眨了眨眼,心里补了一句话——更何况,秀色亦可餐。

“多少回我们默然坐着。”维克托突然道,勇利坐在他身旁,正在拨开生鱼片盒上的薄膜。

勇利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行啦,你这个小巴尔扎克。可是我不太喜欢他……”

维克托仰头喝了一口伏特加,“管他呢,我只是突然觉得这段很符合现在。”

勇利把生鱼片摆到了两人中间,“嘿,我们可不是偷情。”他突然沉默了,不自然地转过脸,“算了……来点三文鱼?”

维克托忍着笑从小盒子里捏起一片三文鱼,混着芥末咽了下去,“那如果只有‘夜色多美’那一段呢?‘夜色真美。夜是位美人啊,夫人。’”

勇利红着脸,拘谨地回过头来,拿起一片三文鱼,小声道,“夜像是辉夜姬啊,夫人。”

维克托问道,“辉夜姬?那是谁?”

勇利打开一听啤酒,手撑在带着凉意的沙滩上,“那是日本的月亮神,美丽的月亮公主。”

维克托惊奇道,“这样比喻可真精巧。不过,俄罗斯的月亮神可是个男人。”他笑起来,“他跟太阳神结婚了。”

勇利悄悄看了一眼维克托,他银色的头发上映着月光,给他加了一圈神圣的光晕,就好像……月亮神一样。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眼睛,慢慢道,“夜就像是你,夫人。”

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脸颊烧的厉害,不过这可不是伏特加的错,他曲起手指碰了碰勇利凉凉的脑门,“你可不能这么占便宜,月亮神是男性,而太阳神是他的妻子,夫人。”

勇利眯着眼笑起来,他捂着额头凑近维克托,“随你吧,不过我们谁也不去当夫人,怎么样?”

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脸颊一定全都红了,就像勇利的脸颊那样,他甚至能够感到勇利吐出的带着啤酒香气的气息。他一手撑在沙砾上,一手揽过勇利的肩,凑过身去轻轻碰触了勇利的嘴唇,“当然了,你是我的月亮神,勇利。”

勇利的眼睛里倒映着维克托深情的目光,他闭上眼睛,眼睫毛划过维克托的脸颊,他也碰了一下维克托的嘴唇,“你也是我的月亮神,维克托。”

从指尖滑过的细沙是多么清凉,两人互相触碰着的嘴唇又是多么火热。


评论
热度(12)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