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略略

醉卧沙场君莫笑

【生贺】鼠苑小片段ABC

为了给紫苑大佬庆生写了《梦》这个小片段,后来看感觉实在太虐了,又翻出了以前写的两个小片段,凑在一起,看起来也是越来越甜的。

 

NO.6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在我心中也算白月光一样的作品,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俩个16岁少年的故事依然能够让我的心又痛又幸福着……唉,他们真好啊。

祝紫苑生日快乐。

也祝看到这篇文的你获得幸福。

 

 

1.梦

紫苑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梦里的他长大了几岁,视线也变高不少。他推开家门,一个小肉球便扑了上来,看上去大概三四岁的样子,声音软软地喊道,“紫苑,你回来了!大家等你好久了!”

紫苑一直喜欢小孩,他弯下腰把这小肉球抱起来,温声道,“大家?是妈妈和老鼠吗?”

小肉球伸出小手,戳着紫苑的脸,嫩生嫩气地说道,“老鼠?家里没有老鼠哦。”

紫苑知道老鼠也许并不存在于这个梦里,但这毕竟是自己的梦,所以他一边默念着“希望老鼠出现”,一边抱着小肉球向门内走去。

“紫苑!生日快乐!”

突然一道强光,紫苑眯着眼打量着这个突然热闹起来的客厅。客厅里站着母亲,力河叔,借狗人,还有几张生面孔。

——妈妈。

火蓝端着插着蜡烛地蛋糕走向紫苑,“儿子,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樱桃蛋糕。祝你二十岁生日快乐。”

——妈妈!

紫苑忍住眼眶里的泪水,跟着大家一起哼唱生日歌。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都是假的,没有老鼠,这些都是假的。

 

然后紫苑便睁开了眼睛。

还是熟悉的墙壁,在自己的视线下方有一块清理不掉的污渍,他还在老鼠的家里。

他枕着老鼠的手臂,被身后的老鼠用手臂捆住,挤在墙边。紫苑轻轻转了转脖子,发现老鼠的手臂上居然有自己留下的眼泪。

——我还是哭了啊,好丢人。

紫苑抬起手,正准备轻轻把眼泪擦掉,突然听到了身后的一声轻哼,“真逊啊,梦里还哭着叫妈妈。”

“老鼠,你醒了啊。”紫苑感觉自己有点脸红,“我……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梦。”

“嗯?”老鼠把手臂收回来,抱在脑后,平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看着紫苑蜷缩起来的背影。

“是我的二十岁生日。我梦见了妈妈,力河,还有借狗人,甚至还有其他的陌生人。但是没有你。”紫苑声音闷闷的,“我意识到这肯定是假的,因为没有你。”

“哦?”老鼠漫不经心地玩着他的发尾,“如果是这样的将来,说不定还挺真实的。”

“怎么可能真实!”紫苑声音突然拔高,他想要转过来看着老鼠,却被老鼠摁住,只能平躺在床上。老鼠跨坐在紫苑身上,双手撑在紫苑的耳侧,直直地看着紫苑红色的眼睛,而紫苑也睁着眼睛安静地看着他,声音越来越小,“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

“老鼠,你的眼睛真美啊……”

“你是个傻子吗?我真是服了你了。”老鼠嗤笑道,“你的生活里当然可以没有我,之前的十六年过的不是好好的?”

“那不是真正的活着,老鼠……”紫苑疑惑道,“难道我们不会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咯。”老鼠拍了拍紫苑的脸颊,笑起来,“我既不是陛下的骑士,也不是陛下的子民,怎么会一直陪在陛下身边呢?”

“老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我不属于任何地方,包括你的国家,陛下。”老鼠声音低沉下来,默默的看着紫苑。

紫苑的眼睛自然的张着,流出了眼泪,“原来是这样吗……”

“现在才意识到啊,你这个天然?”老鼠伸出手,擦去紫苑脸颊上的泪水,“别哭了,你会幸福的。”

“如果我们能从矫正设施里活着回来的话。”老鼠又加了一句。

紫苑抬起手抚摸着老鼠垂在自己面前的发梢,喃喃道,“老鼠,我不想离开你啊。”

“行了,紫苑。”老鼠道,“难道你还需要些睡前故事和晚安吻?”

紫苑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老鼠。

“傻了吗?”老鼠啧道,“好吧,晚安吻。”

老鼠俯下身子,把紫苑的刘海随意地拨到脑后,在他的额后上轻轻印下一个吻,然后翻身躺到旁边,侧着头看着紫苑,“晚安,我的陛下。”

紫苑也侧着头看着老鼠,“晚安,我的……”

——老鼠不会永远是他的。

“晚安,老鼠。”

 

2.酒

“老鼠,酒是什么味道呢?”泛着暗黄色光亮的地下室里,紫苑一边煮着番茄土豆浓汤一边道。

老鼠正托腮坐在旧沙发上,闻言不禁奇道,“紫苑,难道你没喝过酒吗?”

“对啊。”紫苑坦然点头,“所以真的很好奇啊。听力河先生说,酒是绕指柔,酒是……”

老鼠忍不住大笑起来,捂着肚子抬手臂圈住紫苑,凑近道,“所以你想感受一下?”

“可是我们这里也没有酒吧,哈哈。”紫苑脸莫名有点红,“明天我去买……”

“当然有啊。”老鼠哼了一声,打了一个响指,抚着紫苑的脸道,“冬天里泛着热气的酒精划过喉咙,温暖着食道,陛下,这可是新鲜的滋味啊。”

紫苑看着老鼠,捂着嘴笑了起来,眼睛眯起来,“真的好期待啊。”

 

“请你品尝,陛下”老鼠将酒杯摆在紫苑面前,弯身行礼道。

紫苑一饮而尽。

“喂……这么高度数的酒,你一饮而尽?”老鼠看着脸色慢慢变红的紫苑,忍不住笑道,“真不愧是我的陛下啊。”

“嗯?”紫苑抬头道,“酒精划过喉咙,温暖着食道的感觉,真的是人间最高的享受啊,哈哈。”

紫苑眯眼笑的时候,眼睛湿湿润润的,似乎有些迷离。

“紫苑,”老鼠把手在紫苑眼前晃了一晃,“难不成,你这就喝醉了吗?”

 

紫苑眯着眼睛笑起来,“我没有喝醉啊,只是一杯而已嘛。”他身体前探,想要再来一杯。老鼠连忙打断他,抓着紫苑的手道,“别喝了。”

“为什么?”紫苑摸着老鼠的手,俯身上去亲了一下老鼠,“这是开心的吻哦。”

老鼠推着紫苑的额头,把紫苑束回了原来的位置,低声道,“紫苑,你真的喝醉了。”

紫苑哈哈笑了起来,学着老鼠的声音,也道,“紫苑,你真的喝醉了。”他捧着酒杯,两颊微微发红,“老鼠,怎么样!我的模仿技能!难道我是模仿的天才吗,哈哈哈。”

老鼠凶道,“紫苑,你够了!这不是玩笑的时候!”

紫苑也凶道,“紫苑,你够了!这不是玩笑的时候!”

老鼠看着正在傻呵呵笑着看着自己的紫苑,忍不住拍着紫苑的头道,“你真的知道吻是什么吗?”

紫苑看着老鼠,朗声诵道,“亲吻!你是用恋人焦渴的嘴唇像杯子般来互相倾注的佳酿。”慷慨激昂完又软软地靠在沙发上,笑道,“是这样吗?”

老鼠深深地看着紫苑,把他手里的酒杯拿走,“不是。别耍酒疯了,我可没功夫管你。”

紫苑探身捏着老鼠的下巴,红色的眸子直直望着老鼠,轻声道,“难道不是吗?”

老鼠一根手指堵在紫苑嘴唇上,沉声道,“你够了啊,色情狂。”

“你够了啊,色情狂。”紫苑学完老鼠的警告,又笑起来,“哈哈哈,老鼠,我学的像不像!我真的是天才啊!”

老鼠扶额,吸了一口气,然后倾身捏住紫苑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睫毛的阴影打在灰色的眸子上,显得格外深情。他轻轻吻了一下,又看着脸颊微红的紫苑,然后道,“闭眼。”

紫苑并不愿意闭上眼睛,他有些贪婪地看着老鼠,喃喃道,“老鼠你真的好美啊,我没法把视线从你身上移开。”

老鼠叹了一口气,道,“那就闭嘴。”

 

3.再会を必ず

春末夏初,NO.6的空气里多了些许闷热粘稠的味道,混合着温和的风,将人重重包裹起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似乎习惯了这种带着生机的气氛——十年了。

那个冰冷无情的城市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变得更有生命的味道了。

紫苑斜背着一个棕色的公文包,走过市政府大楼前的公园,看着那些在草坪上嬉戏打闹的孩子们还有在他们身旁投以温柔目光的母亲们,他微微笑了起来,走进了市政府的大楼。

“社会服务部,紫苑部长,早上好,今天是公元30XX年5月28日,星期五,天气晴转多云,晚间或有雨水……”紫苑一边在机器人的提示声中快步走向办公室,笑着跟同事们打招呼。

——吱。

紫苑觉得有个小小的东西蹭过自己的裤腿,他连忙低头环顾,却是一无所获。“是我的错觉吧。”紫苑无奈的摇摇头,也许他的心中仍然有一个小小的希冀,在重建过程中慢慢变得无坚不摧的灵魂深处仍然有一片小小的柔软。

“老鼠。”他小声念道,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也把自己关在那些从未消散的回忆之外。

然而那一天,在一片废墟之上,拥抱的体温从未消失,亲吻的触感仍在唇边。将要西沉的太阳将他最后的光芒都拢在那个人身上,他说,“必再相见,紫苑。”

——必再相见。

紫苑把头埋进桌面上一摞摞的计划书里,轻轻呼了一口气,“工作工作!”

——吱。

 

这几天一直在跟上面讨论NO.6公民的新福利系统,策划书调研报告一份份地排在紫苑的桌上,他将每一份都更改批注完,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便连忙收拾好材料,走出市政府大楼。

“社会服务部,紫苑部长,晚上好,今天是公元30XX年5月28日,现在气象台已经发布暴雨一级警报,提醒您带好雨具并搭乘高速城市交通……”

——吱。

紫苑的余光似乎瞥见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的身影,略过自己跑出了大门,“哈姆雷特?”他跟着那身影跑出了大楼。

大雨瓢泼而下,紫苑却并不想拿出公文包里的新式防雨器。他追着那小小的身影跑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在路人的注视下,钻进了一个小小的巷子里。

紫苑不知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畅快的奔跑过了,他喘着粗气,斜靠在墙上,雨水氲湿了他的视线,那白色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了。

 

“哎,怎么淋成这样?”火蓝敲着紫苑的房门,“别感冒了!”

他把头发擦干,又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坐在落地窗前,窗外狂风混合着暴雨,敲打着窗户,他忍不住打开了窗户,“啊——!”

他喊道。

“啊——!”

——吱。

紫苑吼了一阵,突然看到有窗外的阳台上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紫苑的眼前被雨水模糊着,却不愿眨一下眼睛,“……老鼠?”那身影一跃下来,走向紫苑,笑道,“紫苑部长,好久不见。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独特啊。”

紫苑扑向老鼠,两个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傻子拥抱在了一起。

“老鼠,我好想你。”

fin.

评论
热度(13)

© 略略略 | Powered by LOFTER